【段子】业赤(十四)

66、concetrate vi.&vt.集中;聚集 
阳光透过玻璃窗子,柔柔地洒在赤司身上,抚平了棱角,平添了一股子温润,长长的刘海静静地垂着,打下的阴影模糊了面容,修长的手指握着笔杆,眼中熠熠生光。  
“认真的男人果然充满了诱惑力呢。”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的赤羽这样想着。


67、drug n.药;药品;毒品

“征十郎,我生病了,很严重!”

赤发的男子冲着电话那头的恋人撒娇。

“业,我也很想你,再等两天我就回来了。”


【怎么办,一刻见不到你就感觉自己生病了。】

【你啊,是我唯一的药。】


68、blank adj.空的;茫然的 n.空格;空白

赤司征十郎的世界里闯进了一个名为赤羽业的人。

那人擅自将自己的颜色涂满了整个世界。


69、mercy n.怜悯

是役。

血色直冲云霄,染红了天空。

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几欲作呕的腥味。

他单膝跪地,像一个虔诚的信徒。

手中的剑深深地扎进泥土里。

银白的剑身上星星点点。

他向他伸手。

那人双手仗剑,缓慢而坚定地起身。

踉跄中擦肩而过。

至始至终,哪怕是轻轻的一瞥......

他伸出的手就像是笑话一样。

他用另一只手捂住眼,忍不住大笑出声。

悸地好像连山河都在动。


【是啊,

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


70、practice n.实践;练习;惯例

“哈哈,征十郎是笨蛋吗,竟然不知道接吻的时候要呼吸。”

某赤看着自家涨着脸大口呼气的恋人,心里大呼可爱。嘴上却是毫不留情。

{被业嘲笑了。}

永不服输的赤司巨巨下定决心要加强亲吻练习。

于是一点也不含糊的再度吻上赤羽。

 

评论
热度(9)

© 瓜小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