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吐】

背景大概是小周去告白,然后看到老叶怀里抱着一个人,于是......



他忽的意识到在自己强大的行动力下,

那被忽略的不安是什么,

此刻它被不断放大,

暴露在最热烈的阳光底下,

完完全全地。

逼得他无处遁形,

所有的妄想化为泡影,

心痛得连呼吸都变得吝啬。

手中的玫瑰一时间失了重量。

大概,

是花谢了罢。


落荒而逃。

他狼狈地想,

他终是成了自己最为不耻的逃兵。

一场还没开始就注定失败的战役。

艳红的玫瑰零散的铺洒于地面之上,

星星点点,好不和谐,

宛若战士的鲜血,

令人不甘的凄美。


他蜷缩在角落里,

双手紧捂着脑袋,

将脸颊埋于双膝之间。

颤抖着,啜泣着,

暗无天日。

哀嚎着,呼唤着,

阳光啊,你去了哪里?


他恨极了这样怯懦的自己,

却是爱惨了那个令他变得怯懦的人。

他只是需要疗伤,

或是后天,

不,明天。

过了今天,

他依旧是那人的后辈,

他会笑着,

为那人献上最真挚的祝福。


喉间泛起痒意,

伴随着胃中令人作呕的翻腾感。

他没忍住,

也没想忍,

压着嗓子低声咳嗽。

在这万籁俱静中,

每一声都像是砸在心口上。

莫名有些异样,

是口腔中盛满的异物?

还是浓郁的躲不开的花香?

等等......

花香?

可是,

哪里来的花?


他越来越虚弱了,

自那日从口中吐露出白色的花瓣后。

一呼一吸都是痛苦,

他被这个世界排除在外。

他被堆积的花瓣掩埋,

像是花神的葬礼,

美丽却又悲伤。

这是警示,

预兆着即将走到尽头的生命。

被绞着的钝重的脑袋,

迷迷蹬蹬地想,

好疼哇......


“咚”“咚”

是什么在敲打耳膜?

“咚”“咚”“咚”

愈加急促的敲门声,

如豆大的雨点砸在大理石地面。

不同于以往的旋律,

这次,又是谁呢?


他抱紧了膝盖,

试图将自己缩成更小一团。

屏住呼吸,抑着喉间的痒意,

涨红了双颊。

他是困兽,

丧失了自由。


戛然而止,

“哒哒”的皮鞋踩着地板的声音,

宛若天籁。

当最后一丝余韵消散在天地之间,

他松了一口气,

接着,

是几乎喘不上气的咳嗽,

抑不住了。


更多的花瓣倾泻而出,

他怔住。

喉间的咸腥,

铁锈的侵蚀。

蘸着红墨水的笔尖,

落笔,

在唇瓣上细致地点着,

终于,

苍白的唇色被染上一抹殷丽的红,

魅惑至极。


是谁在悲鸣?

低沉的,压抑的,

像巨人一样。

是谁在怒吼?

嘶哑的,粗重的,

像野兽一样。


恍惚间,

玻璃破碎的声音像是从另一个世界穿透而来。

厚实的窗帘布子猛地拉开,

阳光争先恐后地挤进屋子,

附上紧闭的眼睫。

世界变成了白色,

正是他渴求已久的光明。


精灵起舞,

花香涌动,

明明那样美好,

他却只想在间隙中寻找黑暗。

他怕极了,

抖落了一身的花瓣。

他复地将脸埋起,

此刻他定是丑陋不可堪言。


温暖的,浃着濡湿汗水的宽厚手掌。

他的发被轻抚,

黑发在指间游窜,

乖巧的,

那是舞台上旋转不停的黑天鹅。

冰凉的指尖带过头皮,

引地他一阵颤栗。


控不住的是痒意袭来,

又是难以抑制。

狠狠地,

似要将心肺都给咳出来的惨烈。

只听得一声轻叹。

他被强硬地扬起了头。

柔软猛地砸上了嘴唇,

倏地瞪大了双眼。

多么用力呀,

像是要嵌在上面。


奇迹般地,

痒意迅速褪去。


那是被海风吹拂着的夏日,

清爽极了。






Fin.




评论(5)
热度(46)

© 瓜小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