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狐

*公子叶X狐狸周
*一发完
*甜宠。我不管我叶就是这么实力宠周我周就是辣么萌
*OOC预警



叶公子是从家里逃出来的。



家里的人要他娶侯爷家的千金,他不肯 。

当天夜里便卷了铺盖,一个小厮也不带的上了这寒山。



寒山虽叫寒山,却是一点也不见得寒,就是下雨一年也难有。

只是听闻有雪狐在这安了家,倒是未曾有人见过,便也一笑了之,只当是瞎扯的。




叶公子单名一个修字,是叶府的大公子,叶府是漳州的大家,叶公子的不凡,是漳州的百姓都晓得的。

便是牙牙学语的小儿,听到这叶公子的威名,也咯咯地笑起来。就是在街上随手拉个人,问他叶府的大公子,也会说叶公子本事大着哩。



漳州未出嫁的姑娘们也都念着叶公子,媒婆们踩破了叶府的门槛想给叶公子说个亲,但人家叶公子一个也瞧不上,可愁坏了家里人。



公子十六了,连个通房的丫头也不曾有过,莫不是怕是个断袖吧?



叶府的人慌了,上赶着找了个门当户对的漂亮小姐。这可倒好,叶公子离家出走啦。




且说这叶公子当真不凡。

先是孤身上了这有野兽出没的寒山,可是歇哪儿?好说,叶公子一撸袖子,自个儿动手搭了个简陋的茅草屋子,地上铺一层厚厚的茅草,盖上带来的铺盖,便和衣睡下了。

可是吃什么?好说,叶公子再一撸袖子,自个儿弯了个结实的弓身,又磨了箭,出门打猎去了。

叶公子是个练家子,功夫好得不像话。这不,才几个时辰呢,打了兔子,打了山鸡,好家伙,还打了只大野猪哩。叶公子捡了柴,磨了火,山鸡烤得香喷喷。

可是干什么?好说,叶公子下山卖了大野猪,惦着还没捂热的小碎银买了文房四宝和一堆小话本。

咦?这就没钱了?好嘛,回去看小话本喽。




也亏得叶公子随性,即使是打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如今这般清苦的小日子竟也过得有滋有味。


叶公子的字画有贵人赏识,卖了大价钱,小屋子里的各类物件也日渐多了起来。





这天,叶公子打猎回来,怀里多了个雪白雪白的小团子。


叶公子将小团子放在床上,出门打了水回来。

小心的舒展开小团子蜷缩着的身躯,好嘛,一只罕见的雪狐。

它的身子轻微的颤抖着,蓬松的大尾巴耷拉在床沿,黑溜溜的眼睛里湿漉漉的,可把咱叶公子萌的心肝颤。

叶公子将小雪狐翻了个身,露出了烧的焦黑的小肚子。

小雪狐登时挣扎了起来,伸着小胳膊小短腿就想翻回去,被叶公子一把按了住。

小雪狐又挣了挣,没辙,干脆装死。

头一歪,便再也不动了。

叶公子抖着肩,不敢笑出声。





叶公子养了一只小雪狐,不,该是供了一位小祖宗。


叶公子给自家小祖宗搭了个窝,嘿,那小家伙不领情,愣是卷着大尾巴占了叶公子的床。

叶公子没脾气了,总不能让自己去蹲狐狸窝吧。把小祖宗往里一挪,翻上床,直接伸手拉了被子,一盖,便呼呼睡了。

小雪狐瞪着眼睛,就只差两手叉腰了。



叶公子给自家小祖宗取了个名,叫团团。

可不是咱叶公子没文化,看着小家伙把自己卷成一团,在床上打滚。就是再好听文雅的名字,叶公子也叫不出来了。但小家伙不乐意呀,又是叫又是咬,钻到叶公子怀里一拱一拱的。叶公子捋着狐狸毛,只当他是太兴奋。



小家伙其实很好养,叶公子喂什么他就吃什么,也不挑食。

两边腮帮子一鼓一鼓,萌的叶公子又是一阵心肝颤,卯足了劲儿,要把小家伙养得圆呼呼胖墩墩。

唔,摸着手感好。



小家伙怕疼的很,每次换药咿咿呀呀叫个不停,小黑豆里水得好像马上能滴出些什么来。

叶公子心疼坏了,恨不能再轻些,再轻些。



小家伙不喜欢洗澡。它的毛雪白雪白的,黑不了,可不洗澡怎么行呢?叶公子态度强硬,便是被抓破了衣裳,也要给小家伙洗上那么一遭。

不会补衣裳的叶公子的那个愁啊,这衣裳是该扔了呢,还是扔了呢还是扔了呢?

但是更愁的还在后头哩,小家伙生气啦,拿着毛茸茸的屁股对着他。戳它屁股也不理人,实在逼得狠了,小家伙扭头冲人呲牙,复又埋了回去,可还是不理人。

甭提有多愁了。


所幸小家伙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第二天早上,叶公子一觉醒来,小家伙就蹭着他的脸颊,好像在说“我不气你啦。”


叶公子眉开眼笑。




小家伙喜欢听书,为了讨好小家伙,叶公子搬出了收藏许久的小话本。

闲暇的午后,叶公子靠在躺椅上,手中拿着小话本,一字一句读给自家小祖宗听。

咦?小祖宗哪里去了?你瞧,他跑到叶公子头顶歇着啦!

小家伙的大尾巴一甩一甩,正巧遮了太阳。

看着小话本上黑乎乎的影子,叶公子只觉得眼睛没那么晃了,眯着眼睛,伸手捋了一把狐狸毛,心里念着,自家小祖宗可真体贴。




其实小家伙喜欢听人和妖怪的,每每一听到,软软的小耳朵支棱棱地竖了起来。

小家伙感伤的很,听得人妖殊途便少不得俩小黑豆泪汪汪的。

可惜了叶公子头上没长眼,瞧不到这惹人怜的小模样,不然,揪着小家伙又是一阵捋毛。

小家伙傲的很,仰着头呀,要叶公子给挠下巴。




这天,叶公子又给团团讲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只小狐狸,小狐狸被兽夹夹住了后腿,被一过路的俊俏书生救了去,夜里书生门外咚咚的响,书生开门一看,红衣的漂亮小娘子俏生生杵在门口哩,小娘子没有穿鞋,光洁的脚腕上包了块白布——那是书生的白袍子。

好哇,原是这来报恩的小妖精。



团团耳朵动了动,就被叶公子整个抱了起来,放在小腹上。

叶公子一下一下抚着小家伙的毛,眼神幽幽,“你若是也能变成个小美人儿,便是人妖殊途,我也要将你迎娶回家做夫人……哎呦,小家伙你咬我做甚?”

干了坏事的小家伙头一扭,便跑回屋子里了。叶公子抬起手,齿印深着,还渗着血。


叶公子呲了牙,好家伙,下嘴真狠。





第二天一早,叶公子的茅草屋里翻了天。

怎么了?团团不见啦。

叶公子颓然坐在床沿,恨恨咬着牙,好一个白眼狼!呸,白眼狐!只当自己当了一回那救蛇的农夫。



这天叶公子没出门。

万一,团团回来了呢?




叶公子的小屋里跪满了人,是叶府的下人们,来求叶公子回家去的。


叶公子没理,想跪便跪着吧。叶公子拿起了新买的小话本。


午时下人们都退下了,屋子里一下子宽敞起来,空留两个叶公子面面相觑。

叶公子莫不是上哪儿学法术去了?不,另一个是叶小公子,和叶公子长得一个样儿。



叶公子下了山,什么也没带。



夜里忽的呼呼刮起了一阵大风,只吹得屋上的茅草哗哗作响。烛火没有点,屋里没有人,一抹白色一闪而过。




叶公子回了叶府,叶夫人握着儿子的手,一阵嘘寒问暖,却是再也没有人提起娶亲之事了。



叶公子还是那个叶公子,可是侍候的下人们总觉得哪不一样了,可偏要说哪儿不一样,却又什么也说不出。

下人们爱嚼舌根,这消息就像阵大风吹进了叶夫人耳朵里。叶夫人一听,可不得了,别是给山上的精怪迷了心窍。

也是叶夫人爱子心切,生怕自家儿子有个什么样的好歹,便急急忙忙派人寻了个道士。

叶公子哭笑不得,被硬拉着见了道士,那道士一见叶公子,一下子退得老远,直言公子身上妖气重。

叶公子皱着眉,嗤笑一声,拂袖而去。




那道士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每天变着花样各种装神弄鬼。

叶公子不愿与他多做交流,也不让他近身,便由着他在厅中耍,眼不见心不烦。




夜里,叶公子的房门被轻轻的敲响。

叶公子睡得浅,一下子就被惊醒了,随手套了件外衫,点上蜡烛,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了位锦衣的小公子,看着身形约莫十五六,那小公子似乎紧张的很,两只小手搅在一起,头也低垂着,叫人看不清模样。

叶公子也不先问话,静静等着,待得那小公子好奇的抬起了头。


小公子长得可好看了,饶是叶公子这般见多识广,也着实是头一次见着这么美的人,叫那些漂亮姑娘也比不上。

小公子整个粉粉嫩嫩的,一双小眼珠子黑溜溜,灵动至极,只恐叫人连魂儿都给吸了进去。那小公子抿着小嘴儿,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简单的很,多吐出一个字也不肯。





叶公子总算是问明白了。

这小公子姓周,名泽楷。年前家中遭了祸,不小心流落到漳州,身上缺银子,便想着去找些活计,好歹填饱肚子。

可那些粗活如何是小公子做得起的?无法,听闻叶府的大公子宅心仁厚,便寻思着来讨个书童当当。

这不,找上门来了。



叶公子瞧着眼前干干净净全然不似落难的小公子,一时起了逗弄的心思,悄悄凑近周小公子的耳朵,热气全扑在那人的耳畔,“书童本公子可不缺,倒是缺个暖床的。”

而后稍稍退开,不出所料的瞧见了周小公子白净的脸上染了层红霞,耳根子更是红了个透彻,蠕了蠕嘴,却是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实在是可爱得紧。

当真是捡到个大宝贝了。



叶公子忍不住摸上了周小公子的头,头发软软的,热乎乎的,简直是要暖到心坎里去,小公子颤了颤,却是没有躲开。

叶公子觉出不对劲了。热乎乎?再一定睛,好喂,摸出了对大白狐狸耳朵。

叶公子扑哧一笑,乐了。

轻轻揪起一只耳朵,掩不住的笑意,“小团团,你的狐狸耳朵露出来啦。”



“砰”地一声,白叫叶公子欣赏了一场大变活人。

锦衣堆了一地,中间鼓起一个大包,一双毛绒绒的小爪子探了出来,小短爪胡乱扑腾着,笨拙地扒拉开衣物,只露了一双黑不溜秋的眼珠子出来。



小家伙又闹脾气了,叶公子哄了许久,终于又把周小公子给哄了出来,叶公子搂着新招的“暖床人”上了榻。

周小公子有些不习惯,有些僵硬的扭了扭身子,叶公子低低笑道“怕什么,我还会吃了你不成?”周小公子不服气了,鼓着脸道“我是妖怪,是我吃的你。”

叶公子忍了忍,没忍住,伸手拽住了小妖怪的脸蛋。

小妖怪疼得直抽气,眼看又要闹别扭了,叶公子很有眼色的放开了自己的手,将手指凑到小妖怪嘴边,“好好好,给你吃?”手指上还留着淡淡的牙印,小妖怪脸被他拽得红红的,自知理亏,颇有些恨恨地看了眼那根修长的手指,张嘴含了进去,又马上吐了出来,“呸呸,真难吃。”



叶公子懵了。



手指上湿湿的,还残留着一丝温热。


小妖怪浑然不觉自己刚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还砸吧着嘴一脸嫌弃,却是挡不住那抹逗弄了人的得意之色。



叶公子失魂落魄。



小妖怪自觉自己逗得狠了,伸手在叶公子面前晃了晃,“叶修?”

叶公子回了神,有些不自在的咳了咳,“那日你为何咬我。”

小妖怪扁了扁嘴,“还不是你……”说着似又想起了什么,悄悄红了脸,将头埋进叶修的怀里,声音闷闷的,“先盖个戳。”

又忽的愤愤起来,“那个臭道士,消了我的气味,害我平白多寻了些时日。”

虽然看不到小妖怪的脸,但是却不难想象那一脸气愤的小模样,活像是个受了气的小媳妇。

叶公子搂着小妖怪,有些动情。



叶公子顺着小妖怪的毛,哄着他睡下了。

瞧着小妖怪精致的眉眼,叶公子没忍住,低头偷了个香。




翌日,叶公子养了小宠物的事就传遍了叶府。

丫头们好奇的很,“听说大少爷可宝贝了,吃东西都要喂着呢。”“是呀,我也看到了,白白的小团子,被大少爷抱在怀里,大少爷的表情可温柔了。”……



叶公子被叶夫人叫了去,小家伙被安置在卧房里,道士偷偷摸进了叶公子的房里,他是来除妖的。



小东西坐在正中央,与道士来了个照面,道士吓了一跳,慌忙取了兜里的符箓,便往它身上砸,又取下背上的桃木剑,一脸防备。

符箓轻飘飘的砸在小东西身上,接着便往下掉,毫无反应。小东西愣愣的,只是盯着瞧,也不动作。等了好一会儿,道士卸下了防备,挠了挠头,暗道,难道是自己多疑了?

他不愿多做停留,总觉得背上有些凉意,本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倒不至于为此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东西,于是收了剑,便拉开了房门,正巧迎上来开门的叶公子。

叶公子见着他,脸色大变。头一扭,便瞧见让自己牵肠挂肚的小家伙正歪着头盯着自己,眼睛一眨一眨的,无辜极了,刚提起的心又放下了。




赶走了讨人嫌的道士,叶公子抱着化成人形的小妖怪,不再放手了。


“那道士莫不是来收你的?可有伤着哪里?”

“他奈我不得。”小妖怪眉眼弯弯,拍了拍胸脯,“不怕。是个半吊子。”


叶公子仍是不放心,“不若我们回山上去吧,我总放心不下你。”

在叶府里拘得紧了,闷的很,实在是不如山上来的快活,小妖怪等的便是这句,当即便应了声好。




次日,叶府里简直要闹翻了天,叶公子又离家出走啦。

不过这次好歹留了封书信,叶夫人看着儿子简短的书信,又是担心,又是欣慰。担心的是儿子的安全,欣慰的是儿子终于开窍,知道要追媳妇了。



终是一声叹息,唉,儿大不由娘啊。




Fin.



后话:

多年以后,游子叶修终于回到了家里,和他一起的还有一位俊俏的小公子。

可到家还没一个时辰,叶公子便又去浪荡江湖了。

唯一令众人不解的是,这回可不是叶公子自个儿要闹着离家的,而是被叶老爷赶出家门的。

于是百姓们又八卦起来了。



评论(4)
热度(142)
  1. 琉璃子鸢瓜小淘 转载了此文字

© 瓜小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