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段子】叶周(七)

61.swimming  n.游泳

“小周啊,回想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就把初吻给了我,啧啧,我真是......”

“明明是你,拉我下水。“

叶修理直气壮,“哪有去游泳不下水,躲在岸上玩的?”

某人委委屈屈,“可是我真不会水。”

当年联盟里组织职选们去游泳,炸出了好几只旱鸭子。

某心脏看着长得顶好看的白花花的小新人蹲在看台,眼巴巴看着他们游泳,一时见色起意,呸,想锻炼新人,于是凑上前搭话,趁人不注意,将人拉了下水。不会水的小新人被呛了好几口水,迷迷糊糊被带上了岸。

某心脏生怕出了什么事,嘴对嘴就给人家做上了人工呼吸。

至于后来怎么连舌头都伸了进去,某心脏表示自己真的是慌了神。

我们可怜的小新人,刚回神又给亲懵了。


62.adapt  v.(使)适应,改编

叶修闻楷来,磨“刀”霍霍向......


63.clothing  n.衣服,服装 adj.服装的

叶修是王国里技术最好的裁缝。

他被召进宫里,为新上任的国王裁新衣。

[国王寝宫里]

国王大人不着寸缕地站在巨大的等身镜前,叶师傅正笑眯眯的为其整理“新衣”上的褶皱,可谓是上下其手。

国王满脸通红,全身上下都泛出了一层淡淡的粉。

叶师傅理好了衣服,心满意足地看着面前熟透了的国王。

“啧啧,小周国王穿这一身真好看。”

国王闻言变得更红,小声嘟囔着,“明明,什么都没有穿嘛?”

叶师傅一把将国王大人搂了个满怀,咬着国王红得跟玛瑙似的耳垂,含糊地说:“瞎说,这是只有聪明人才能看得到的衣服。”


64.decline  v.下降,衰败

叶修老了,越来越记不清事了,有些时候更是连自己是谁都给忘了去。

唯一记得清的怕是只有周泽楷了。

儿孙们虽然不晓得那是谁,但是他们知道,那一定是叶修最重要的人。


65.share  v.分享,共同使用  

周泽楷默默将自己的工资卡交给了叶修。


66.photograph  n.照片

两岁的周泽楷坐在澡盆子里,手里捏着小黄鸭,一脸天真。

十二岁的周泽楷手中举着“三好学生”的奖状,笑得腼腆。

二十二岁的周泽楷被叶修楼在怀里,小脸红红,周身泛着粉红色的小泡泡。

三十二岁的周泽楷在机场拿着行李,不经意的一回头。

四十二岁的周泽楷被叶修揽着肩,中间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高中生。

五十二岁的周泽楷趴在床沿上睡着了,他双手紧握着一只苍白的手。

六十二岁的周泽楷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叶修在小道上散步。

七十二岁的周泽楷弓着身子摸小孩的头,笑得欣慰。

八十二岁的周泽楷变成了黑白色。 


67.tense  adj.紧张的 n.时态

周泽楷双手揪着椅子的扶手,青筋毕露。

他的脸色有些白,额头上也冒出了虚汗,心脏怦怦跳个不停。

他的双眼紧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似要将之灼出一个洞来。

占据了整个屏幕的是一个对话框,歪歪斜斜的“笑”字显得十分突兀。

上面只有一句话。

端正的,整齐的,严谨的黑色宋体

———喜欢前辈。


68.rare  adj.罕见的,稀有的

周泽楷是叶修捧在手心里的宝。


69.boy  n.男孩

“我是男人。”

“巧了,我也是。”

周泽楷不说话了,只是定定的看他,眼里流露出挣扎。

叶修上前将人摁在怀里,叹了口气,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爱上你了,无关性别。”


70.god  n.上帝

神父摸着年轻骑士的头,“乖孩子,上帝会原谅你的。”

骑士抬起了头,露出了美丽的容颜。他的眼眸失了色彩,空洞的像是丢了全世界。他笑了,干巴巴的,像是被人强牵起的嘴角。

他的嗓音美妙动人,却又充斥着悲伤,

“可是神父,我伤害了他,我伤害了我最爱的他......”

骑士捂住自己的脸,任泪水从指缝中滑出。

神父轻叹,“我可怜的孩子......”

[他是恨极了他自己]




评论(1)
热度(37)

© 瓜小淘 | Powered by LOFTER